文章正文

如何缓慢完赛一场百英里——2016年HK168赛记(完)

by: 沙丁(川二) 2016/11/11 17:24:51


赛前就决定要戴去年的帽子和头巾,衣服原本想穿自己的,但一看今年一如既往俗得非常艺术的衣服,顿时就爱上了。手表额外借了一个,背包选了蓝色Nathon。于是一切准备就绪。

噫,这简直就是** 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something blue **!哈哈(不要纠结这些细节)。

全程起点跟半程等其他项目不在一起,西贡北潭涌选手加义工总共不超200人。没有音乐,没有主持,没有无人机,没有官方摄影师,没有背景板,总之就是什么都没有,赛事总监也不露面(大概怕挨揍),很安静,深得我心。

只有一个蓝色的小拱门,似乎气都没有充足,东歪西倒的,大家高高兴兴拍了照。他们说实在太简陋,我觉得很美了,明晚能见到就更美了。


**CP1-CP4 荃錦坳扶輪公園**


上路了,CP4 之前都跑得非常好,那种疾徐恰到好处。

我起步向来慢,这一百来人估计得在倒数十来名了,但是不着急。

太阳有点大,温度有点高,不太适合跑长距离。但我既然已经等到了这一天,那它就是完美的。

没有带手杖,也不看时间,右膝旧伤没有复发。路上和认识的几个朋友打了招呼,大部分情况还是一个人慢悠悠的跑。

不过距离关门时间半小时到CP1,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不会被关在半程前吧?

随后遇到X辉五娃游山玩水等人说要拍照,等了一下拍照的人还没来,赶紧走了。  

你们是来玩的,我也是,只不过我的前提是完赛。而且我怎么能跟你们这些训练营的人比,还是不能贪玩。

今年是反穿去年路线,前面爬升不大,想着去年或许要真敢跑下去可能真能完赛。但是,比赛没有如果啊,再说不确定性也是比赛乐趣之一。

4点钟抵达CP4,装好头灯,又重新整理背包里的备用电池纸巾能量棒牛肉干嚼片。时间尚绰绰有余,这下可以放心和X辉游山玩水拍照,吃了面,喝了酸奶,义工还在问想要点啥?

这次义工都很热情,随后几个站都不停的劝我吃蛋糕吃面包和巧克力以及能量棒,简直令人招架不住。

坐在花坛边,想起去年艰难跟着三个北京选手回到这里的情形,恍如隔世。过去一年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除了体重没变(没变吧~~),其他都变了。

下午4点14分我知道会遇见什么,所以要等光锥交错的那一刻。这个地方我之前来过,现在走过,今晚还要反复路过,也让路边的一切互相路过。

不要想太多,让它自然流动,让它有始无终。

夜晚跑起来并不孤独,那是因为感受到了手心的温度。


**CP4-CP8 荃錦坳扶輪公園**


鱼贯穿过麦径9段、大榄涌郊游径、大棠山道(部分)、麦径10段,又连续越过圆墩郊游径、大榄自然教育径、元荃古道、麦径9段,还是从头再来。

这一段去年部分跑过,那时一个人,并且是深夜,又怕迷路又怕被关门,想哭都没时间。这次好多了,心情畅快,路上也不时遇见认识的跑友,还捡了妹子Christy。

其实她原本应该在前面,但手表轨迹出不来,怕迷路索性一直跟着我。路上还和两位香港跑者一起走了很长时间,他们去年来过,熟门熟路,有一小段路路标与轨迹不符,幸好他们说就只有一条路,应该没事。

回到CP8,意外见到BONO。哈,我记得去年也是在这个点见到他的。原来他有一段迷路(就是柏油路两旁都是打XX,应该往右拐进小道那一段),后来大家聊起来原来都在那里转悠了不少时间。我们也稍微迷了一下,幸好及时看轨迹并遇到有跑者过去,没浪费太多时间。



**CP8-CP11 鶴藪水塘燒烤塲(中转站)**


这一段几乎就是跟Christy两人结伴而行,她说很佩服我没带手杖,但其实我已经在隐隐后悔了,因为不仅左膝有反应,右膝好像也不对劲。后来几次找她借了一根登山杖撑了一下,在此多谢啦。

晚上有个伴还是蛮不错的,因为中途我忍不住边走边睡,尤其大刀刃那一段,走得迷迷糊糊好几次被猛的叫住,否则差点要从山上掉下去。

这时就发现睡觉真是一个美好的事,可以躺在床上是多么舒服,多么的自在啊。怎么会有人在家熬夜呢,以后要早点睡觉!

可恨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爬,尤其这个北大刀屻下去后,以为就快到CP点,结果连续跑啊走啊连滚带爬还是没见一丝灯光,真是心都碎了。

大刀刃这一段路下坡都是木板楼梯,很难下脚,如果不是跳着下,就只能一步步挪。Christy小腿有点疼,只能慢慢挪,而我呢,其实很想连蹦带跳的,但膝盖已经有反应,为了后面路程,还是谨慎些吧。

从CP8-9仅12KM的670m上升和900m下降用了305,CP9-10的11KM的780m上升和860m下降用了309,可见当时之艰难。

半路BONO又追上我们,并提醒下一个点CP10和合石关门时间是8点,现在已经没多少富余,而且后面爬升大要预留多些时间。这一下弄得很紧张。Christy说,可以接受自己退赛,不能接收关门。

我倒是反过来,我只能接受死也死在赛道上……

但即使这么说,也快不起来,而BONO一晃就没影了,腿上稍微有伤的我们还是慢吞吞的走着。

早上六点多抵达CP10,离关门时间两小时,心里忐忑。幸运的是已经不犯困了。

但这时有点恶心,什么都不想吃不想喝,义工阿伯见香蕉蛋糕能量棒(不得不说今年补给真的好了很多)我都不要,变戏法式的掏出一盒柠檬薄荷糖,说不甜并且很凉爽,哄着我吃下去。哎呀,真是好感动。

而且之前有女生跑过,路边有她认识的人鼓掌。我边装水边跟义工阿伯说:「点解冇人同我拍掌?」

阿伯想了想,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说:「好耶!!」一边热烈的给我鼓掌了~~


**CP11-CP14 鶴藪水塘燒烤塲(中转站)**


快到CP11时右边膝盖已经废了,一跑就疼,左膝反而好了,但只能快走。

这时真的是挺后悔没带手杖,至少可以减轻一下膝盖压力。其实长距离的越野,带不带杖主要看后半程。

我太大意了,忘了10月份登山导致的髂胫束轻微受伤,否则就不会这么狼狈。

Christy的小腿也伤了,犹豫着是否退赛,但爬起水泥坡来居然还很快,我只能是遥遥望着她背影千辛万苦挪到CP11。

胃口不好也就没怎么吃,义工问了好多次要吃什么,我摇摇头。义工又说红茶咖啡和饮料任君选择,啊,有茶,快给我来一杯!

喝上茶好些了,至少不再是甜滋滋的水了,就是想刷牙想得要命。没辙,嚼了几颗口香糖,又换了件衣服,安慰自己说差不多了。取出登山杖,犹豫了一下没换鞋。

这里手机没信号,半程的跑者也过来了,前面还有八仙岭,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跟Christy说我先走,她尽量跟上(后面听说她爬八仙岭爬了一半又回去退赛,so sad)。

八仙岭之前TNF跑过,所以这八上八下已经有心理预期,但我忘了八仙岭之前还有一个黄岭,在这里大概有好几个人超过了一瘸一拐的我。

手表也没电了,几次停下来看手机轨迹也花了不少时间,而新娘潭还是望不到头,暗暗焦急。幸好,同学说已经在CP12,顿时精神一振。

爬完八个山头,终于可以进入城区,跟着一大群晨运的婆婆老伯打着招呼,他们说:「甘早啊~~」

我说:「係啊!你地都好早~」

然后又有个大叔问:「边度跑过嚟?」

「西贡。」

「北潭涌?」(哈,看来这个比赛起点香港人都好熟,港百也是这里)

「吓?你几时开始跑?」

「琴日。」

「咩比赛?」

「168啊。」

「几多公里?」

「168啊。」

然后他似乎被吓到了,赶紧竖了个大拇指,说:「努力!」

真的是要努力了,否则要被关门了,前面好不容易攒下的时间就这样哗哗流过去了,看来这次又要压着关门时间跑,风险极大。右膝还是疼,怎么办呢。

七上八下到了新娘潭,同学带了燕麦粥和鸡汤土豆,还有冰冻椰汁!而且有湿毛巾可以擦脸,然后膝盖喷了药,啊,感觉被救回来了。但我忘了把喷剂带走,这是一个大失误。

时间有点紧,匆匆忙忙弄完就走了,结果没料到找乌蛟腾径又费了一番功夫,唉,路标啊路标,你还是太虚无缥缈了。

后面这一段就是埋头赶路,没什么太多想法,就是想履行终点见的约定。

膝盖疼就疼吧,只要不废掉,就必须跑完。至少现在有登山杖可以借点力。

但是完赛了又怎么样,完赛了可能没有什么机会再见面了也说不定。

或许注定就是要在这里完成首个百英里,原本就应该去年跑完,UTMF又因为台风而临时调整赛道,结果还是要回来。

这可能是在告诉我某种事情,或许应该分开什么,也可能是在连接什么,但一定是穿过了什么。最重要的,原本在同一条直线停滞不前的生活,或许将向另一个维度拓展,我有这种感觉,但不强烈,微微发热。

CP12-13吊灯笼径有一段跑在海边,应该是沙头角海,好像港百也有这一段。

我试图回忆当时的心情,反复尝试,想追上当年的自己。但是跑平路右膝隐隐作疼,总是时不时要停下来。

此时已近黄昏,岸边钓鱼的人们神闲气定,与朋友们吹着海风在沙滩上漫步,把头发挽起来拍照,小孩微笑着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或是自顾自地跑来跑去。现世安稳,一片欢声笑语,周日下午的郊游,最是这一点令人喜欢,也叫人惆怅。

不管怎么说,总算跑完这一段,又是一个人了。

天开始发暗,路边有好几头牛在吃草,我想从中间穿过,但没法转身,只能从路边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过去。小牛转头迷茫的看着我,我挤出一丝笑容:"Hello!"

快回到CP14,X辉赶上我,看着他蹦蹦跳跳的背影真的好羡慕。想想还是问他有没萨隆巴斯喷雾,他说在CP点有,于是有些垂头丧气的我,顿时燃起了熊熊希望!


**CP14-终点**


七拐八弯回到CP14,4点24分左右,正好关门前一小时,非常危险。

四下望了望,有些迷茫,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要做点什么。懒得换鞋,也没任何胃口吃东西,找X辉喷了点药。好了,我想应该上路了。前面还有780m爬升和21Km等着已经半残的我。

当时看地图以为到铅矿坳很简单,鶴藪家乐径后接驳卫径8段和7段,但实际上跑起来真是千变万化。

首先是上上下下九龙坑山的楼梯,我先是一个人跑,后来一个男生追上来,但也不快,总能见他在前面。跟着又有几个女生追上我,心想我去!你们这些高手,深藏不露啊。

不过既然前后都有人,说明我不是太慢?

于是没那么着急,膝盖跑起来还是疼,每次下坡都疼得龇牙咧嘴。

之前以为可以踏着天黑完赛,现在看起来是痴心妄想,我早早戴上头灯,尽可能的赶路。

跑完楼梯,切入市区,以为快到了,结果还得爬坡,而且看起来是完全没有尽头,前头又有几个男生,看起来非常陌生,内心隐隐不安。慢着!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因为他们的号码不是1开头,也就是说,他们是半程或者63K的!

啊~~~~要死要死!!我记得半程关门时间比全程要多半小时的,怪不得他们不着急!!我一个全程的,跟他们混什么啊。

鼓起勇气,我终于看了一下手表,7点04分了!只有一小时关门了!!再看看轨迹,还很长……

难道,我要被关门在CP15??

NO,NO,NO,NO,NO,NO,NO,NO,NO,NO!!

跑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在最后一个关门点被击溃?

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前面不是控制得好好的?BONO也提醒过要抓紧时间,怎么又要掐着点跑,而且现在瘸着腿无法连续跑。

说起来,还是太放松了,前面其实杂七杂八浪费了不少时间,而且为什么CP11之前明知旧伤有70%概率复发为什么抽疯不带手杖?你就这么有自信徒手完赛?

我是不是又是全程的最后一个了?

这又是跟上年一样了,最后一个人在后面苦苦追着关门时间。

难道明年又要再来一次?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赛HK168啊?

想到这里,突然好想找个人抱着哭一下。就一下。

但是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去找人呢,再说,有哭的时间还不如多走几步。

可能是幻觉吧,桥上突然有个人闪了一下,我抓着他的衣角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晃,又不见了。

前面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连路灯都没有。斜眼望去,前方有两个小人影,背包上反光条微微发亮,正走向一段几乎有80度的大坡。

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我几乎不忍心看下去。

但总得面对困难啊,即使被关门,也要跑回终点去。

对,就算关在CP15,不算我成绩,我也要跑完!

做出这个决定后,一下子心情就轻松了。

成绩什么的,算了,反正也无所谓。反正也是自己玩的游戏。

赛记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没有奖牌的完赛》。

好吧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但是,我这都从市区跑进树林,又从树林跑出市区,还跟另一个比赛或是拉练的跑友一起并肩跑过一段,然后我又快速甩开他们(据说他们还有4小时可以慢慢玩)。甚至都已经见到「铅矿坳」的指示路牌了,为什么还没到CP?

到底这个铅矿坳是得有多大?

要从南跑到北吗?要从左走到右吗?

此时此地是何时何地?

已经有多少人过去,又将有多少人过去?

有人知道吗,有人在某处等着我吗?

有没有某个黄昏或夜晚因此变得安详?

有人会为我遗憾吗,有人会在意吗,有没有某地的钟声会因此响起来?

森林里到底有没有走失的大象,蹲在地上的老人在等待什么。

大帽山上看到的璀璨星空是不是一种馈赠。

如果努力往上望,能见到火星吗?

飞过的鸟群能捎去问候吗?

能见到丝带吗,到底有没有人在CP?真的有CP15吗?

CP15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吗?

就这样左思右想,又爬过一个陡峭得令人心颤的水泥坡,远远望见一个人回头看了一下我,似乎还笑了一下。

哥们你笑什么?

是笑我的天真吗?

我只是想要跑完而已,就像一个小孩渴望一颗糖,一个玩具,一个拥抱。

如果我完成了,可不可以摸摸我的头,表扬一下?

「又要上山?」

「係啊,上去可能要8、9个字。」

「啊??」我没敢看表,但我知道估计只剩下30分钟不到。

怎么办?

似乎只有快走这个办法。膝盖什么的忘掉好了,反正是上坡。白色的石头坡,很陡,但上坡比下坡好。

前面似乎有人,跟着爬了一段,他们说:上去再走一点应该就到了。

好吧,不好意思,你们都闪开闪开让我来!让我走前面!!

大概也折磨太久了,右膝似乎麻木了,不怎么疼,喝了一口刚才没空喝的水,我用手杖撑着,一步步往上爬,喘着气。

然后就这么到顶了,昏黄路灯下依稀见到人,有一张桌子。

请告诉我这就是CP15!!!

是的,差7分钟到了CP15!!还有人认出我跑过52K比赛。但我没空聊天了,因为我得赶去终点了!

义工给了我一个小番薯,说:8公里,一直往下。

我说好好好好。

心情愉快的,步伐蹒跚的,开始漫长的下坡。嗯,见到了之前的那个女生,说明我还不是很慢嘛。

那就慢慢来吧,反正快到了。

但是,慢着,居然有上坡……

太坑爹了……说好的一直往下呢?

然后,还要跑进山径?

是不是跑错路了!!沉浸在喜悦中的我猛的清醒过来,这还没到终点呢!

还不算完赛啊!

啊啊啊太大意了吧,这可是传说中暴虐赛事啊,怎么能在最后掉以轻心??

赶紧掏出手机确认一下轨迹,好了,没偏离,赶紧跑。

但右膝已经缓过劲了,还是疼啊,疼也得快走,难道要关门在终点?

跑一场百英里很难,但是生活中有比这更难的事,这件事已经算简单的了。而世界那么大,黑夜那么长,一旦上了路,怎么能轻易放弃。

这么多年来,在我的人生长河中,生活一直坚持不懈给我各种各样的打击,我都半死不活的扛过来了,此时此刻,我想我的玻璃心再也承受不了,来自生活的又一次痛击。

所以,可不可以?

让我如愿以偿完一次赛,让我跑进38小时,让我穿过蓝色拱门,让我在黑暗中找到你的手紧握?

最后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我要评论:
更多
益跑特供跑步日志
拼团价:¥58.00(5.86折)立即拼团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