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跟Kilian攀珠峰背后的故事 | 悬崖速降滑雪划时代高手Vivian Bruchez

by: Hemingway 2016/11/13 18:42:08

在一次采访中,Kilian介绍了“生命巅峰”计划四人小组,摄影师Seb Montaz,登山经验极丰富的路线设计师Jordi Tosas,以及悬崖速降滑雪高手Vivian Bruchez。

Kilian说:“包括我自己在内,四个人,能对任何细小的突发状况做出快速反应,在几小时内做出是否继续挑战的决定,大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想做的事情都一样,棒极了!”

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绍了摄影师Seb Montaz,他不仅有出众的极限摄影技术,登山滑雪经验也非常丰富。他因那部高空扁带行走的纪录片而声名鹊起,因为他,高空扁带行走流行开来,那时他接触这项运动才不到两年,这充分说明他对新事物始终充满热情的个性,正因如此,他才走进 “生命巅峰”计划,并成为执行这一伟大计划的四分之一。

今天介绍Vivian Bruchez,四人小组另外一位成员。

他是当代最优秀悬崖速降滑雪(暂将Steep Skiing译为悬崖速降滑雪)选手之一,在下降方法上做出过诸多尝试,以一人之力改变了大众对悬崖速降滑雪的古老认知——追求高度和坡度,为悬崖速降滑雪赋予哲学意味,将这项运动提高到更高层次。

“生命巅峰”计划的每次挑战,都是由Vivian负责制定滑雪下降路线,他与Kilian直接互动最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两人才是“背靠背”,将生命交付给对方的战友。

1986年,Vivian出生在霞慕尼。住在霞慕尼的,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无一例外都喜欢户外运动,老Bruchez和妻子也不例外。

Vivian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对他说:“你的未来将属于滑雪。”

这句话好似预言了Vivian的人生,他的成长轨迹按部就班的顺着预言的方向走着。

因为父母支持,他4岁便参加了人生第一场滑雪比赛,从此将全部精力投入“Alpine Skiing”高山滑雪,成绩也非常出色。2007年之前,他共累计参加了4次Kandahar高山滑雪世界杯,主攻速降和回转两个项目,获得代表法国参加国际滑联欧洲杯比赛的机会。

2007年之后,他决定从俱乐部退役,成为职业高山向导和滑雪教练。

霞慕尼的高山向导和滑雪教练,必须时不时在世界比赛中亮相,以便树立招牌,这才好招揽顾客。所以,在2008年,他又参加“Ski Cross”世界杯,这次是自由式滑雪项目。

刚过20岁,Vivian就已对竞技类高山滑雪提不起太大兴趣,即便从小开始练习。并开始对自由式滑雪有了好奇。

他的转变为什么如此之大?要知道,竞技类高山滑雪和自由式滑雪可是相去甚远的两个项目。

这还要归功于他的性格,不到20岁的连年轻人,不爱跟同龄人玩儿,反倒喜欢与前辈们厮混,Anselme Baude便是他的忘年交。

Anselme Baude是悬崖速降滑雪的先锋,20世纪70年代,以勃朗峰附近地区为阵地,例如,1977年的经典挑战——滑雪速降Aiguille Blanche de Peuterey(位于意大利,勃朗峰地区,海拔高度为4112米),Anselme不断探寻新的悬崖速降滑雪山峰,并通过出版图书和拍摄纪录片的方法,推动悬崖速降滑雪的独立。

据Vivian自己所说,他第一次尝试真正意义的悬崖速降滑雪时,Anselme的儿子就在旁边。不过,那时的Vivian理解的悬崖速降滑雪,跟前辈们没什么区别。

Anselme之于Vivian是开蒙恩师,而Vivian最终能成为悬崖速降滑雪的另外一面旗帜,受Marco Siffredi的影响可能更深。

Marco曾于2001年完成珠峰登顶及滑雪速降,他的这次经历被拍成纪录片,当Vivian看到这部纪录片时,心里隐约觉得,悬崖速降滑雪可能已经走入死胡同,遗憾的是,Marco早2002年因挑战珠峰另一条路线速降滑雪而身亡,Vivian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从1980年左右到2000年左右,在许多人印象中,悬崖速降滑雪是自由式滑雪的升级版。许多自由式滑雪发烧友,都会尝试悬崖速降滑雪,实际上,两者实际差距并不大。

对于悬崖速降滑雪的发展,Vivian到底发现了什么偏差呢?

——“总是增加坡度!总是增加高度!”

假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有一天完成了坡度为50的路线滑雪速降,瞬间便能声名鹊起。许多顶级悬崖速降滑雪运动员,甚至能完成58度的坡道滑雪速降。 而活跃在80年代的悬崖速降滑雪前辈Patrick Vallençant,曾将坡度提到不可思议的60。

但提升角度有极限,60度算是最大。所以,后来者开始追求山的高度,他们不断尝试更高的山峰。Marco Siffredi是其中的佼佼者,正如上面提到的,他曾经登顶珠峰并完成滑雪速降。

正如Vivian预想的那样,当角度和高度都达到极限时,悬崖速降滑雪触到真正的天花板。

该怎么办?这时,被上帝选中的Vivian决定用自己的方法,不仅要让悬崖速降滑雪和自由式滑雪有所区分,还要给悬崖速降滑雪赋予新的意义。

初衷是为自由式滑雪与悬崖速降滑雪间树立边界,方法却是反的。他Vivian把自由式滑雪的理念融合到悬崖速降滑雪中,他不再追求坡度和高度,而是探索更多新路线。

就是这个转变,Vivian找到专属风格,悬崖速降滑雪找到正确方向。

但这只是开始,随后的经历把他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

2012年,和Kilian Jornet合作,他们完成勃朗峰附近坡度50,长度500米速降滑雪挑战。这次挑战确立了Vivian的风格,也让他在未来几年内的人生充满挑战。

因为跟Kilian的合作,Vivian不仅学到极简主义理念,还加入Kilian的“生命巅峰”计划,他被邀请成为速降滑雪路线规划者,同时担任安全保障工作,以及协助摄影师Seb,作为第二机位。

在一次采访中,Vivian说:“Kilian是最好的越野跑者,因为他,我学会要尽量轻便、迅速完成所有事儿。”

Kilian尽量轻尽量快的完成每次挑战的风格,对Vivian影像很大,他突然明白“只需基础装备,尽量快的完成,是最安全的方式”。后来,Vivian多次身处险境,但他始终记着“轻,快,不代表毫无准备”,最终都能化险为夷。正因如此,他有更大信心探寻更多的悬崖速降滑雪路线。

2012年之后,他加盟协助Kilian推进“生命巅峰”计划,但并未放弃悬崖速降滑雪,许多速降滑雪就是在这之后被找到的。

在Vivian的30年人生中,关键词是“拧巴”。

父亲的行事风格非常传统,虽然热爱户外运动,但始终保持古典作风,即每次远行须全副武装。即便距离很短,老Bruchez都要带上所有装备,遵循前辈的指示,因为老一辈户外人迷恋装备带来的安全感。

按照常理,如此成长环境,必定让孩子畏首畏尾,但结果却恰恰相反,不仅没让Vivian害怕挑战新鲜事物,或许是憋久了的缘故,反而激起他喜欢尝试危险的本性。

不过保守的成长环境也在他身上留下痕迹,Vivian喜欢与前辈厮混,却又天生肩负起打破传统的使命,换句话说,他注定要把打碎前辈为悬崖速降滑雪竖立的所有规则。他让悬崖速降滑雪运动从追求坡度和高度的歪门邪路中走出,进入自由探索的新境界。他还将“干法滑雪”的技巧运用到悬崖速降滑雪,在遇到没有积雪覆盖的岩石时,他不用绳索,而是直接踩着雪板选择合适路线,这让速降滑雪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

他在随队挑战麦金利山峰速度攀登及下降纪录后说:“我们所有人看到山峰的角度都不同,但是麦金利山峰让我明白,所有人之间是互补的。每个人用自己的独特=经验,才让团队成功完成挑战,跟Kilian一样,每个人对团队都至关重要,我们相互学习,相互教授。”

这个四人小组几乎是所有计划成功的保障,虽然这次挑战珠峰没能成功。但只要他们依然爱着山峰,终有一天,会再次回来,完成各自命运交给他们的使命。

Vivian将要面对更难的挑战,他的技艺将不断得到磨炼,每次成功归来,都将获得信心的提升。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终会清醒的知道自己的非同凡响。

即便如此,Vivian的使命依然是与雪为伍。

<完>

原创首发在益跑网,转载前请与益跑网或者作者本人取得联系

我要评论:
更多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