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跑步是一种正念

by: 跑步者说 2016/11/29 15:59:16


  你很难见到一个正在跑步的人会狂躁、叫骂、歇斯底里,是吗?


  跑步就像是一味安神剂,在迈步向前的过程中,生活中的苦闷与不悦,都会被暂时搁置起来,前一秒还郁郁寡欢,后一秒便拨云见日了。


  如果用专业的词汇来解释,那是运动产生的多巴胺,它令人兴奋,有如吸食大麻,云里雾里;从心理的角度呢,看了《正念的奇迹》才会觉悟,跑步原来是一种正念的修行。


  什么是正念呢?正念这个概念最初源于佛教禅修,是从坐禅、冥想、参悟等发展而来。它是对当下的觉照,意味着一种深入的观察。


  用作者一行禅师的话来理解,更容易一些。比方说洗碗,你我在洗碗时一般都不太情愿吧,总会想着能尽早完成,把节省下来的时间用在喝茶、看电影、玩游戏上。那洗碗本身就变成一件令人厌恶的事,完全享受不到它的乐趣。如何保持正念呢?这就要求我们在洗碗时应该只是洗碗,对“正在洗碗”这件事一直保持全然的知觉,随顺自己的呼吸,觉照到我的存在,感知到每一个心念和动作,这就是正念。


  我觉得在洗碗这件事上自己修行尚浅,因为我总是会想:怎么今天又轮到我洗碗了、过段时间一定买个洗碗机,之类的。


  洗碗不行,我却在接下来介绍的修习正念“数息法”上找到共鸣,他要求在吸气的时候,在心里数一,呼气,在心里数一;再吸气,在心里数二,再呼气,在心里数二。这样一直数到十,再重新往复,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就是可以专注于呼吸本身。


  我立刻就联想到了跑步,跑步看似简单,却隐藏了不少的内法。比方说呼吸,就曾经让我吃过亏,记得在中学时参加运动会,我不知死活报了个3000米,不知跑到第几圈,呼吸已经相当困难了,巨大的喘息就像和死神玩起了拉锯战。这时候,一个曾经有过训练经历的同学跑到我跟前,大声的对我喊:三步一吸,三步一呼!我那时候哪懂这个,只能在心里咒骂:MD,老子巴不得跑一步吸十口好不!让我三步一呼吸,摆明了是想整死我。


  后来开始跑步,才从书中明白了这个道理,所谓的两步一吸,或者三步一吸,是为了给身体提供更充足的氧气,为肌体提供更多的能量,这样才能在跑步这项有氧运动中,发挥出更好的水平。如果不是为了竞技,纯粹的慢跑也会进入更舒服的状态。


  刚开始我是用不好的,两步一呼,两步一吸的方法用了一会儿,就不知不觉恢复到急促的呼吸方法,回过神来再去纠正,接着再恢复原样。不知练了多久才把这项技能用到纯熟的,现在只要迈开腿,不需要多么刻意,就会自动切换为两步一呼,两步一吸。


  这样的呼吸方法可以轻易的摆脱跑步小白,记得有一次在公园跑步,发现有个人一直跟在我后面,我最烦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了(所以估计我做不了兔子),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加速甩掉,结果那天遇到个高手,400米的公园跑了两圈也没甩掉,这时候喘得比较厉害了,在这紧要关头,我果断从两步呼吸切换到三步呼吸,那一瞬间,就像接入了一个氧气管,体内又注了新的能量,没过多久就把他彻底甩掉了。


  不好意思,又犯了炫技的臭毛病了。


  说回正题,有韵律的呼吸除了可以提高跑步成绩,还可以让人更好的进入状态,因为这也是正念的练习方法,如果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专注于所做的事情本身,就有可能找到正念的感觉。而我们平时所做的事毕竟都太过短暂,洗碗,洗澡,哪怕发呆,都掐着表想着还有一条朋友圈要发。普通人想从这些普通的事项中修炼正念,确实有些困难。


  但长时间的重复一件事,就很容易萌发出一种类似于觉照的东西,比方说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如果恰巧没有手机和书籍陪伴,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一种冥想的状态。李海鹏曾经在《佛祖在一线号》有过这样的描述:“你看到车厢里灯光灰白,色彩单调,人们坐着或者吊着,总是表情呆滞。你也会看到有人沉浸在遐想之中,幻想到了什么好事而突然展露奇怪的微笑,甚至不出声地嘟哝了几句。”


  同样的行为当然少不了跑步,当你左脚换右脚,呼吸有韵律,摆臂有节奏,配速开始稳定,整个人似乎就踏入了另一条平行世界,在那个新的天地,迸发出别样的洞见。当身体、思想与跑步融为一体的时候,奇迹就出现了。


  那些欲望、烦扰、痛苦的感受,随着我们身体的每一次跳动和每一次呼吸,渐渐消逝,其实它们依然还在,只不过在那高度关注自身的1小时里,我们把注意力用在了跑步本身,感受着跑步的痛、多巴胺的爽以及运动本身的欣快。


  这个世界毕竟太浮躁了,如果我们无法摆脱琐碎事务的妄想,不如每周给自己安排几次跑步的时间,就像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正念日,在特定的时刻,关注自身的每一丝变化,感受它,觉察它,让飞快流转的时间在跑步中慢慢流淌,在流淌的时间里保持正念的修行。


  你很难见到一个正在跑步的人会狂躁、叫骂、歇斯底里,是吗?


  是的。




来源:跑步者说

我要评论:
更多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