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回到家乡一年后,我还是选择回归一线城市

by: 跑步者说 2017/10/27 21:38:22


35岁生日的早上,我在武夷山玉女峰的脚下醒来,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老婆和两个孩子,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

就在一年前,我携家带口,包了一辆8米的厢式货车,把在北京7年积攒的所有物件全部拉回了老家。那一年,好像所有人都在谈论逃离北上广,流行得就像感冒病毒。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是不是在大三居的房子里住着,睡得却不踏实?是不是在顺畅的马路上开着车,心里却堵得难受?是不是在人情的喧嚣里推杯交盏,却在午夜惊醒后空虚寂寥?

这个人也许不是你,可这个人一定就是我。

回来之后的各种不适应让我明白:对家乡,再也没有了儿时的眷恋。

我记得有天刷朋友圈,看到共享单车在北京开始流行,看到一些老同事的试骑体验,羡慕得不得了,而当我第一次骑上它时,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了。

新生事物的滞后感倒可以忍受,观念上的差异带来的影响却令人恐慌。不得不承认,在一线城市接触的人群和文化都保持在较高的维度,新的思想新的观点会得到迅速的碰撞和传播,每个人都站在文明的高处,一荣则俱荣。三四线城市虽然也藏龙卧虎,只是密度太低,很难泛起波澜,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再不求上进,很快就沉沦了。

但是,如果一个人自始至终都呆在三四线城市,没有体验到一线城市的美好生活,最终会变得麻木又容易满足,这本身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平庸本来就是人类最大的选择。

有一段时间,我都变得沾沾自喜了,看到微博推送的家乡动态,被评为了“**城市”,“**项目2018年底开工建设”,“厉害了我的家乡,又获得**殊荣”……每当看到这些信息,就觉得像是迎来了自身的辉煌。

后来才突然醒悟,如果硬要去找,每个小城市都可以找到几个让人激动的新闻,然并卵,和大城市的效率和变化相比,小巫见大巫罢了。

一个人的不思进取,应该就是从自我沉醉开始的。

有一次,我请大学生帮我干点活,空闲时就问起他们未来的打算,他们说,会留在这里找一份工作,毕竟这个城市挺好的。我一点都不怀疑他们的眼光,从内地城市来到一个沿海城市求学,肯定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这种满足带来的沉醉不应该发生在现在。我劝他们,有志气的年轻人,还是到一线城市去看看吧,那里有更多漂亮的妹子。

这一年,我和老婆相继去了北上广深,我们知道,终归要在这四个一线城市选一个落脚点,现在不去大城市,我们的孩子二十年后也会去,中国现在每年消失6万个自然村,中小城市正在逐年萎缩,往大城市迁徙的人口每年递增,工业化已经转变为城市化。今年十一,我在农村老家住了七天,给邻居大爷修复了电脑输入法,给对面的大娘修正了手机时间,给迎面碰到的老爷子调大了手机音量,不禁唏嘘,不出几年,我们也许就能目睹自己家乡的消失,年轻人都进了城,大城市才有未来。

老婆说,10月16号,我们就出发吧,那天是我们恋爱10周年,于是,我们打包了行李,出租了房子。在16号的下午按时启程,开着车,一路向南,走走停停,睡一天车顶帐篷,住一天宾馆,路过小县城,也亲历过大都市,今天,我们还在路上,早上醒来在武夷山脚下,晚上休憩于永定土楼,我们的目的地是:深圳。

今天,我35岁,徘徊在而立和不惑间,在这个本不应该动荡的年龄,开启了一段由北及南的迁徙,当每天清晨跑步的衣服越穿越少,我知道,内心的那团火正在点燃。



我要评论:
更多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