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张家口半马赛记】二十岁给我一个马拉松

by: 花开半亩 2018/5/2 10:50:40

我无法舍弃鲜绿色的丑包

    这是我第一次跑马拉松比赛,报名后只是在运动app上日复一日积累跑量,为21km做最基础的训练准备,想要让身上肌肉形成某种惯性:就算叫苦不迭也要途中舒展一下跑下来,再加上跑前两个月跑步还算勤奋,应该不至于在第一次马拉松上就因为心肺或是耐力问题在赛道上宣告投降。这是我这次跑马前对自己状态的评估和预测。

 4月29号五一假期第一天清晨,我和同学就背上书包前往车站,早上地铁人不多,但应该都是五一出行的人,我肩上鲜绿色的大包丑出天际鼓鼓囊囊,像是随时都可能绽开。和地铁上挎着小包和男朋友的女孩子相比,我有些羞赧。但没办法,这次是去远处跑马啊,包中满载的必备物品让我无法就地舍弃肩上的负担,像是必要的牺牲。

 路上多山,对没怎么见过山的我来说是个新鲜事,那些山并不没有多高大,但却连绵不绝,一处接着另一处地起伏。火车在山洞间穿行,刚从一个山洞出来还未来得及进另一个的间隙,是我为数不多的观赏时间。能看到山下灰白色的羊群、山上青灰色的沙石和苍白的有些冷漠的天际。 

走出沙岭子西站,满眼尽是灰黄的颜色。估计是刮了沙尘暴。这天气怎么跑,我心里暗暗叫苦,脑海中浮现了满嘴黄沙还坚持在赛道上迈步的我的形象。虽然知道生活必定不会事事顺遂,但还是期望这里能待我这个初来乍到的人温柔一些。

 坐一元钱的公交到了快捷酒店,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同学去吃饭、领装备和小礼物—辣椒酱。 

二十岁给我一个马拉松

       昨天晚上十二点才睡,不是因为兴奋难以入眠,心底里早已把这次马拉松看成了必经一关,之前准备工作应该还算扎实,重要的是第一次跑,我并不要求多好的成绩,保证安全和尽可能多的体验对我而言更为迫切的事。 

       因为我把《傲骨之战》补完了。

       

      所有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其他人都是故事的配角。

       昨天晚上放肆大胆地吃了好些肉,跑马的那天早上,我胃里翻腾有点恶心,头有些疼。

       这感觉让我惊恐,我消化不好,每逢这种时候我都需要吃药加上轻断食几顿才能缓过来。这样的状态跑马拉松势必是跑不下来的。于是就在床上揉肚子,去了一趟卫生间,好些了。 

       因为胃不太舒服,只是喝了酒店提供的小米粥,走去张家口会展中心,一路上慢慢调整状态。

        如果说昨天灰蒙蒙的天像是有谁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布,那么今天那布算是被揭开了,天气晴朗,微风阵阵,是个跑步的好天气。因为有比赛,张家口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交通管制,一路上跑者渐渐多了起来,像细小的水流合并成一股开始向会展中心涌去。那里已经是相当热闹了。 在姓名墙上找到了我的名字,拉伸了一下。 感觉状态调整过来了,今天应该能好好跑,长舒一口气。 

        今年我二十岁,二十岁给我一个马拉松。

   “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鸣枪声响,终于开始了。 可能还处于兴奋状态,前两公里跑得比较快,第二公里居然4分47秒,有点出乎我意料。平时在操场练习配速会在5分30秒左右,练了几次提不上去,这种水到渠成的事情也没想太强求。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突破了。 

       但在这里毕竟不是一件好事情,我调整好呼吸,把速度略微降下来,前面路还长,不能得不偿失。 

       五公里补给站时跑了25分37秒,还算正常,我喝口水继续向前。 

       比赛在清水河畔,沿途经过大桥、水库,爬坡时能看到河边加油的人群,我把手机里的歌单换成了在学校一直使用的跑步专用。

      

       到达八公里左右的补给站的时候,觉得腿被拉开了,5-8公里一直跟着一个乌拉察布跑步的小哥跑,伴着耳边的节奏,跑得很是舒服。 

       跑步会选用节奏比较快但并不快到离谱的音乐,有的让我伴随着鼓点能省力一些或是激起心中的斗志,有的则承载了重要的回忆,让人边跑步,边反思。有的时候会感慨,二十年过得多快,我还记得小时候哥哥结婚时亲戚给我梳的满头五彩缤纷的小辫子,如今已经这么大了。

       每个补给站都会有加油的阿姨,和我妈妈年龄差不多大,或者比她年轻一些,我笑着跟她们打招呼,不知道她们看到我是不是能想到他们或许也跟我差不多大的儿女。 比赛前就跟家里人报备了,他们再三叮嘱我出门要注意安全,不要跑步把身体跑坏了,我开始想念他们。

      十五公里的时候刚过补给站,但我分明觉得已经没了力气,于是双腿自动向前沉重地迈步,天热了起来,双臂和脚有些麻木,而我必须保持清醒。我看到有人慢下来开始走,有人依然拖着沉重的步子,靠着摆臂的力量向前跑去。我是不能停下来走的,要等待心里“好像又可以正常跑了”的念头冒出来。

       

      跑到十七点五公里补给站的时候我去和一个阿姨击掌,是我主动寻过去的,她手里还拿着扇子,笑着说“累死了吧”,我笑着没说话,心想“是呢,要累死了”。但是慢慢地那股无力感脱去了,我吃了一小块香蕉,去跑完最后的三公里。

       最后三公里碰到了两个从后面赶上来的小哥,寒暄了几句,知道他们也是北京的就聊了起来。后来他们跑到前面去了,我一个人继续行进最后的路程。

       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呼吸开始急促,有一个大哥超过我去,跟我说:“调整好呼吸,天热对心脏不好”我欢喜地应了,开始稳步子。 或许是都知道坚持到这里不容易,最后几公里和好些个跑者互相说着加油,远远的已经能看到终点飘着的旗子和等着的人群。

      最后过终点很兴奋,和在终点旁等着的人们一起欢呼着,心里想着“总算是坚持下来了”,充满着终于完成了这件事情的成就感。

      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而我也跑了二十多公里。 在终点处拍照、拉伸、领包……碰巧又遇到了那两个北京的小哥,约好之后要去奥森一起跑步。

      

      中午没有吃东西,倒是喝了一大杯酸梅汁,下午死活睡不着,就在床上打滚看剧。 之后就和同学去了大境门和自助烧烤。 

      回京。

      下车坐地铁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拎着跟我手中一样的辣椒酱的二十多岁的人,他们背着旅行包,让人感到非常亲切。

      心里笃定,是要一直跑下去的,至少每年去用脚步丈量一个城市,感受一个城市的温度。像村上春树说的那样,“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最后加上冲终点的小视频(方向出现了问题,感兴趣的还请大家注意颈椎):

    2018张家口半马过终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更多
【益秒杀】女子跑步全书
拼团价:¥48.00(8.28折)立即拼团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